眉毛家的死扛

价值

☆小学生文笔
☆标题取名废
☆只是单纯的想写这篇文章
☆奈布视角,无cp
☆短小,短小,短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是奈布•萨贝哒,是游戏里的一名佣兵。

有些玩家为我画了同人图。

因为同人图的关系,我的人气逐渐增加,大家也给了属于我的爱称——奶布。

事实上在游戏里很少有人让我上场,我修机很慢,治疗也很慢。

有人说:“佣兵到底有什么用啊,修机慢,摸他的时间可以修将近一台电机。”

喜欢我的人说:“佣兵可以遛监管者。”

“你见过有人开局追佣兵吗?,仇恨值很难拉的起来,监管者傻了才去追他。”

这是实话,在游戏里,我很少被屠夫追,就算在眼前怎么做动作嘲讽,也会被无视。

被无视怎么办?

那只好修机。

“你个佣兵怎么不遛鬼啊?”

“修机又慢,受伤了还要摸你。”

“救队友不抗刀,垃圾佣兵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这些话我经常能听见,但是我只能保持沉默,他们说的都是事实。

拉不了仇恨,遛不了监管者。

害怕电机的声音,修不了电机。

战争留下的痕迹,治疗很慢。

我不是同人里的奈布,有着同伴的帮助,杰克的宠爱。

我也想……有属于自己的价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次更新佣兵自带秒表诶,增强了。”

“居然削了护腕的个数,治疗时间叠加,还必须救人抗刀,这是明增暗削。”

在庄园又一次更新后,策划对我进行了调整。

大家为了这次调整是增强还是削弱进行了争吵。

我并不在意这些,我想知道这次调整……我是否拥有了自己的价值。

“快走!”我解开艾米丽小姐身上的束缚。

杰克很快从远处赶回来追击我们。

身上挨了一刀,因为15秒的关系,我可以继续掩护着艾米丽小姐。

一直到大门,看着艾米丽小姐逃脱后,我终于倒在地上。

身上的伤口很痛,但是我开心,因为我实现了自己的价值。

我可以为伙伴抗刀,争取逃跑的时间,替他们坐在椅子上。

我很开心,真的……很开心。

或许这就是我的价值吧。

一名佣兵的价值。

家有娇妻12岁(all皇)

设定

女主为皮皇,大家可以叫她皇皇。(皮皮不好听)

年龄:12

外貌: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至腰,美丽如宝石的大眼睛,樱桃小嘴让人忍不住吻上去。身高只有1米58但身材却让人流连忘返。

性格:暴躁傲娇

身世:在她5岁时父母死于一场阴谋,被大叔领养。

这是一个爱恨交织的故事,面对种种困难,她能战胜吗?面对不同的爱情,她能找到属于自己真正的爱人吗?

敬请期待。

【杰佣】遗忘

*感谢@安德Under 的梗
*小学生文笔
*关于奈布的排名
*短小短小短小
*我爱oo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嘿,艾米丽。”园丁拿着手中枯黄的纸张向正走来的医生招招手。

医生也向园丁挥手打招呼,她说道:“贵安,艾玛小姐。你看了这个报告了吗?”

“嗯,我排第一呢!”这个可爱的女孩看起来很高兴,她将纸张拿给医生看。

医生大概的看了几眼后,她也为园丁高兴。“祝贺你荣得第一,艾玛小姐。”

听了医生的祝贺,园丁有些害羞的笑了笑。

众人都在讨论着这次的排名,唯有佣兵独自一人坐在角落。

“没什么,只是一次排名。”佣兵嘴上说的很轻松,但有些颤动的手出卖了他。

只是排名而已,不能决定他什么。

幸运儿察觉到佣兵失落的情绪,他离开热闹的人群来到佣兵的身边。“别难过,你看我的排名都没有。”幸运儿拍了拍他的肩坐在旁边的椅子上。

佣兵努力露出笑容,他不让自己变得太难堪,也不想让同伴感染到自己的情绪。“别这么说,下一次肯定有你。”

“但愿如此吧。”幸运儿无奈的笑了笑,他知道绝对不会有自己,除了“幸运”,他还有什么呢?自欺自骗罢了。

“快去和大家一起聊天吧,我想一个人休息会儿。”虽然不太好,但他想一个人待着。

“好吧,别郁闷了,还是有人喜欢你的。”幸运儿只能离开去找其他人聊天。

佣兵将纸张放在一旁,他闭上眼试图将那该死的数据从脑海中移出,可不到一会儿又忍不住去看被他捏皱的纸张。

“虽然很少,但还是有人喜欢我。”想到这佣兵有点开心,至少他还是被人记住的。想通这一点佣兵站起来去向前三名祝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监管者的休息室里,杰克懊恼的看着眼前的数据,为什么他的小佣兵排名最后?

“哦不,奈布现在肯定很难过,你说呢,里奥。”杰克想立刻去安慰难过的佣兵,但是庄园规定上并不允许,他只能等到规定时间开放才能到求生者的休息室。

里奥盯着那张纸,头上冒出许多看不见的小花,他的女儿真厉害。听到杰克的话,他不在意的回了话:“放心好了,佣兵他还没那么脆弱。”

杰克想了想,他的小佣兵在游戏中总是那么屈强。送到地窖不走,一定要独自开完电机走大门,自己也耐着性子陪他开电机。即使被打倒在地,他也会用不屈服的眼睛瞪着敌人。就像一只未驯服的狮子,随时能给人致命的一击。

“说的也对,他不可能被这点事打击到。”杰克放心的叹了一口气,他向里奥祝贺:“祝贺你的女儿得了第一。”

里奥露出骄傲的神色,他说道:“这是当然,她可是我的女儿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玩家A:哟,玩佣兵呢。

玩家B:嗯,佣兵的排名还在后面,我得加把劲。

玩家A:佣兵有什么好玩的,治疗慢,技能也不好用,想遛人建议你去玩慈善家或空军。

玩家B:我还是觉得佣兵不错,我挺喜欢他的。

玩家A:随你,下次开黑吗?

玩家B:Ok,到时给你展示人皇佣兵的技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杰克发现在接下来的每一场当中,佣兵总会使出各种方法吸引监管者的注意力,翻窗拉板各种炸机。在别人上椅时,会拼劲全力的救人拉仇恨。

这是向别人证明自己吗?

杰克默默看着佣兵坐回位置等待下一场游戏,脸上的伤口让他忍不住心疼。

他注视着佣兵疲惫的双眼说道:“我想你应该累坏,或许你得休息一会儿。”

佣兵确实想休息,但他一想到还有人在背后支持自己便又打起精神进行游戏。“我还可以继续游戏,我不想辜负他们。”

杰克自然知道佣兵说“他们”是谁,这只倔强的小猫一旦下定决心是谁也无法改变的。他只好说:“别累坏了,他们可不想看到一个无力的佣兵。”

“伸手,这个给你。”佣兵将一块紫色的小水晶放在杰克的手里。

紫色水晶在灯光的照射下意外的很漂亮。

杰克不解的看着他,是想送给自己吗?“很漂亮的紫色水晶。”

“请收下它,我在外面捡到的。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它需要一个主人,我认为你合适。”

脸红了吗?,杰克笑着将水晶小心翼翼的放入口袋,他对佣兵保证一定不会弄丢它,毕竟这可是
佣兵送他的第一份礼物。

于是里奥总是能看见杰克抚摸着这块水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几日后,杰克来到求生者的休息室,他已经能想象到小佣兵的脸色有多难看了,佣兵的排名依旧是最后。

他打开门发现所有求生者都在场,“杰克先生有什么事吗?”医生率先发现了杰克并发出询问,毕竟监管者很少到这里来拜访。

杰克左右看看,并没有找到心中的那个人。“奈布呢?”

医生一脸疑惑地说道:“奈布?请问是新的求生者吗?”

杰克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,她刚刚说了什么?“佣兵奈布萨贝达,不记得了吗?”他想再确认这是否真的。

医生想了想,转身去询问其他人,她对杰克摇摇头说道:“很抱歉呢杰克先生,我和我的同伴并不知道这个人。”

一定是他搞的鬼!杰克转身离开,众人不解的看着他离开的身影,心里产生疑问:奈布这个名字真是熟悉,是什么让杰克先生如此着急呢?

“你做了什么?”杰克早已抛弃礼仪怒视着坐在高台上的庄园主。

庄园主望着生气的开裆手,笑着喝了一口手中红酒,他道:“记得之前的排名吗?”

杰克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不可思议的盯着庄园主,“难道……”

庄园主也没有回避他的注视,他站起来一步一步接近杰克,笑道:“没用的废物就应该早点消失,不管是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。”

他的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剑,缓缓的在杰克的理智上磨蹭。

“不,你没有能力这么做,奈布很强大,强大到无人能支配他。”

“我可以,只要我愿意,你可以去试着找找看。”庄园主耸耸肩,他以为杰克会很聪明的接受这一事实。

杰克毫不犹豫的冲出华丽的城堡,来到平时游戏场所寻找他的小佣兵。

“奈布,你在哪?”木板后面没有佣兵。

“亲爱的,别让我担心哦。”窗口后面没有佣兵。

“在解电机吗?你不是有战后恐惧症吗?”电机旁没有佣兵。

“求求你快点出来,我承认游戏你赢了。”大门前没有佣兵。

杰克无力的坐在地上,头上的礼帽也掉落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也沾满灰尘。

路过的裘克看见他的一身狼狈,心里有一些惊讶,如此注重外表和礼仪的杰克居然坐在地上。

“额……杰克,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?”

杰克低下头,谁也看不见他的表情。

“是的,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“你最好快一点,你是下一场游戏的监管者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我一定要找到他。”

“所以你到底再找谁?”

“没听见吗?我在找……”

“杰克?”

“…………”我是在找谁?

想不起他的身份,想不起他的名字。

“我这是在做什么?”

想不起为什么在这。

与他的记忆在一点一点消失。

“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?别让求生者们等急了!”

“求生者?”杰克站起身,他想起自己还有一场游戏。“对不起,我马上过去。”他歉意的点点头,捡起地上的礼帽,转身离开时听见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,但裘克的催促让他无法回头只能迅速离开此地。

寒冷的风将满天的乌云驱散,露出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的紫色水晶上,格外的光彩夺目,可惜再也没有人会去欣赏它。

紫色的小水晶失去了它的主人。

当杰克来到等待室时,众人立马围在他的身边询问。

“你看上去很难过,发生了什么?”园丁第一次见到杰克露出这种表情。

“什么也没有发生,艾玛小姐。”

只是不知道心为什么会痛,简直让人窒息。

“可是……你在哭。”

“不,你看错了,现在请回到各自的位子,游戏马上开始。”

为什么会哭?

“该死,这奇怪的情绪。”

到底遗忘了什么?

“我没有遗忘什么,我也没有失去什么。”像是回答这个问题,杰克抹去了眼泪。

心痛戛然而止。

杰克满意的看这镜子,这才是自己,一个优雅的绅士。

想不起的记忆,那就选择遗忘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玩家A:走,开黑去。

玩家B:……嗯。

玩家A:在想什么呢?

玩家B:我想不起玩的谁了。

玩家A:哈?你是笨蛋吗?

玩家B:莫名有些难受……

玩家A:你有病啊?

玩家B:才不是,感觉有什么被遗忘了。

玩家A:你到底玩不玩?

玩家B:玩玩玩,算了,我用空军好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什么改变了吗?没有。

有什么消失了吗?没有。

游戏还是一样的有趣。

大家还是很开心。

谁也没有被遗忘。


【APH的第五人格】Page4

*做好ooc的准备
*本篇又名葫芦娃救爷爷
*监管者是一测的模样
*皮多了总是要还的
*下一篇是游戏日常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他成年以后,第一次体验到异常的兴奋是在自己成为城管以后追着小贩满街跑时,第二次则是被厂长锲而不舍的追到各个地方。

“woc,怎么来追我了阿鲁?”城管看着向他追来的监管者,感觉大事不妙转身便跑进废墟。

城管左绕右拐都没能甩开监管者的追击,若是他人早就自认倒霉,把监管者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,可城管心中莫名产生兴奋的情绪:真TM刺激!

他跑到木板旁边蹲下,在监管者接近时快速拉下板子。看着监管者狼狈捂脸的样子,城管越发兴奋,原来遛人这么有趣!

故意跑慢或快打到他时反身跑,城管找到许多可以调戏监管者的方法,监管者越是生气他越是兴奋。

跑过某一废墟点,城管发现一个蹲在地上的身影,好像在摆弄些什么。

瞟了一眼远方还在寻找自己的厂长,他走进一看,猎人正拿着扳手拆着椅子,旁边放着修理箱和不离身的水管。

“伊万,你在做些什么?”城管也蹲下去看椅子内部不太复杂的零件。

“如你所见,万尼亚正在拆椅子,这是刚刚从箱子里翻到的,这样监管者就不能把我们淘汰了。”看着眼前坏掉的椅子,猎人查看修理箱,他喃喃道:“还能拆4个。”

“那还真是不错,不过我刚刚把监管者溜得团团转转阿鲁。”城管露出骄傲的表情,“要不你也试试?”有一个同伴总比一个人好。

猎人露出难为的表情,他很想和城管一起,但他也很想拆椅子,“这个……”

城管看出他犹豫的表情,他站起来走出去,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,说道:“没关系,你去拆吧,我去把监管者引开。”城管挑了一个监管者可能在的地方跑去。

猎人收拾好好修理箱,突然有点后悔,“我应该跟着小耀的,我并不放心他一个人。”

“砰!”突如其来的击打力让猎人向前几步,监管者甩了手里的镰刀,随后向猎人走来。

“该死!”猎人捂住受伤的肩膀向前跑,但他并没有城管那般优秀的逃跑能力,在跑过一个弯道后,很快被击倒在地。

被监管者扛回原来拆椅的地方,猎人以最快的速度挣扎,突然被监管者摔在地上,猎人忍着疼痛对着厂长不屑的笑了一下:“亲爱的监管者没有椅子可以用了呢。”

监管者沉默了一会,迅速将椅子组装回去。

监管者:“失常了解一下。”

被坐椅的猎人脸黑着发出蜜汁声音:“KoruKoruKoru……”

另一边美食家正在草地上闲逛,从游戏开始他没有遇见监管者,也没遇见任何一个逃脱者。美食家很闲,他并不想去解电机,炸机的电流会伤到他金黄色的秀发。

“哥哥好无聊啊,咦?有人上椅了?”美食家望着前方的监管者和椅子上的猎人。

虽然并不认识猎人,监管者又在旁边,但美食家觉得自己有能力救出他。

找到事干的美食家很有动力,他悄悄的移动到墙的后方,心里为自己打气后,猛的冲到椅前开始解救。

“快成功了……”话还没说完的美食家倒在地上,身后站着挥着镰刀的监管者。

监管者:“恐惧震慑了解一下。”

“不……哥哥还可以站起来。”看着丝毫没有要带自己上椅的监管者,美食家觉得自己还有机会。于是他开始自摸(划掉)自疗。

2分钟后,美食家成功站起来,刚想跑出一步,又被打倒在地。

猎人脸黑得更厉害,美食家以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欲哭无泪。

与其同时牛仔和绅士解开最后一道密码,牛仔看着远处的猎人和美食家瞬间无语。

“你去开大门,hero去救那两个笨蛋,你在大门那等着就好了。”虽然并不想冒着危险去营救,但全员逃脱是游戏胜利的条件。

全员无法逃脱,只能在这恐怖的庄园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游戏。

“笨蛋!别一个人走啊……”牛仔远去的背影让绅士心烦意乱,又抛弃他一个人,独自离开。

牛仔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,他计算着子弹打在监管者的脸上能争取到多少时间。

“呜~”大门打开的声音传到每一个角落,也吸引了监管者的注意力。

就现在!“砰!砰!砰!”牛仔开枪打在监管者的身上,趁着监管者捂脸。他快速拆掉猎人身上的禁锢,正准备拉起美食家时,牛仔看见监管者脸上绷带露出的眼睛正冒着诡异的红光……

绅士瞪了一眼头上飞着的乌鸦,怪异的叫声让他有些头疼。自己已经等牛仔2、3分钟了,但迟迟不见身影,这让他有些担心。

远处突然出现一个身影,绅士叹了一口气,“还好他没事。”但随着身影的靠近,让绅士充满了失望。

城管绕了半个地方也没遇见监管者,他失望的转过身朝大门跑去,看见等待牛仔的绅士。

“你不走吗?”城管有些好奇他在等谁。

绅士依旧在看向牛仔跑向的地方,他心不在焉的回答着:“一个朋友。”

“我去帮你找找?”城管好心提出建议,其实他想去找监管者小朋友玩一会儿。

绅士用感激的眼神看着这位热心的陌生人,他不想让牛仔出事。他指着不远处的废墟,他说道:“谢谢你,有机会请你喝茶。”

城管一边跑一边向绅士保证一定会找到他的朋友。

“我的小朋友在哪里?找到你了。”城管站在监管者的前面,眼前的监管者似乎不太对劲,眼里的红光让城管感到不太舒服,但他很快忽略到这种感觉。

监管者似笑非笑的慢慢靠近他,城管揭下板子并迅速绕过墙来到后面。

“大家还好……吗?”眼前的场景让城管睁大漂亮的褐色眼睛。

美食家和牛仔倒在不远处,伤口还缓缓流淌着鲜血,但他们瞳孔放大失去光泽证实着已经失去生命。旁边的土地上像是火箭升空留下的漆黑痕迹,水管静静的躺在角落。

“喂…你对他们做了什么?”此刻的城管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幼儿园的追逐游戏,这是专属于监管者的猎杀,他们只不过是弱小等着宰杀的动物。

想赶紧逃跑,恐惧爬上全身,腿颤抖着控制不住,城管只能看着监管者向自己挥下致命一刀。
不知等了多久的绅士捂住耳朵想要隔绝这吵人的乌鸦叫声。

“怎么还没回来……”绅士烦躁的踢开脚边的石子,小精灵也看不到那边的情况。

“或许他们正在遛监管者。”绅士作了个猜想,“也可能在想再玩会儿,真是一群调皮的家伙。”

他想过去看看,但牛仔让他在这等他回来。“我为什么要听那家伙的啊!”像是决定了什么,虽然很害怕但他很想找到牛仔。

“明明好不容易相遇的说……”绅士抱怨着,但脸上又露出喜悦的神色,“我要给那个家伙一个惊喜,告诉他我才不害怕呢。”

绅士渐渐走入内部,却不知有更大的“惊喜”在等着他。

【APH的第五人格】Page3

*短小可爱的我
*依旧ooc
*下一章是皮皮耀和皮皮露还有老老实实溜达的哥哥的故事
*味音痴的解码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说起解码绅士是拒绝的,他不明白为什么解码会花这么长的时间,自己必须一边提防监管者一边去对准该死的校准。

“嘶……”这已经是绅士不知几次被炸机了,看着头上飞着的小精灵告诉自己监管者厂长正往这边赶来。无奈只能抛弃解到一半的电机向远处跑去。

身上的紫色心脏跳个不停,无论绅士怎么翻窗和揭板都抵挡不住监管者对自己情有独钟的追赶。

“呼……快跑不动了。”绅士停在墙角喘气,大滴大滴的汗水从脸上流下,“真是狼狈。”他自嘲道,可以看到监管者特有的红光越发接近,他要紧牙关躲进一旁的柜子里。

捂住止不住喘气的嘴,祖母绿的瞳孔死死地透过缝隙观察前方的情况。

像是心有灵犀,监管者走到柜前,现在的状况让绅士感到一丝绝望。

“砰!”不远处的炸机声吸引了监管者,随着监管者的远去,不停跳动的心也终于平静下来。 “感谢上帝!”绅士叹了一口气,现在腿有一些发软。

绅士不敢出柜,他承认他害怕了,尤其是监管者皮肉不笑在身后追赶自己时比不能下厨简直恐怖10倍!

“绅士先生打算在里面待多久呢?”熟悉的声音让他松了一口气但现在的狼狈让他有一些难堪。

“我只是在里面歇一会儿而已。”不得已,绅士只好从柜里出来,思考怎么掩饰他这一身狼狈,但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看起来并不太好。

牛仔的手臂受伤了,上面还在流淌的鲜血表明是刚刚被监管者伤到。

“笨蛋你的手臂……”绅士联想到之前的炸机,难道是牛仔为了救自己故意炸机吸引监管者吗?

牛仔不以为然的耸耸肩,“hero是不会在意这点小伤的。”虽然是有点痛。

绅士拿出之前从箱子摸出来的针管,拉着牛仔躲到角落里治疗。“那也不能糟蹋自己,笨蛋!”语气很凶但下手却有难得的温柔。

看着绅士专注的为自己疗伤,他想起以前绅士也是这样为自己包扎,脸上也是自己平时看不见的温柔。要是永远这样下去就好了,牛仔突然产生奇怪的想法。

“包扎好了。”绅士转过身,“喂!别误会,我只是看在你救我的面上。”

牛仔知道他的傲娇劲又来了,他笑了笑,趁绅士不注意握住了他的手,“本hero带你解电机去。”

“喂……”绅士被强制拉着一起向前跑,但自己并不想甩开他的手,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几年前抛开自己远走而去,又在如今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。真是搞不懂这家伙呢。

跑回之前修电机的地方,发现监管者正一脚踹上电机,电机抖动了一会,头上冒出一丝白烟。
等小丑走开后,绅士有些不安的去查看电机的情况。“FUCK!我忍着炸机解了半天的进度条说没就没了?!”绅士90度仰望黑漆漆的天空。

“噗噗噗……”牛仔捂住嘴让自己不会笑出来。

“笑屁啊!”绅士顾不上礼仪瞪着快要笑出声的牛仔。

牛仔站在电机开始解码并招呼绅士过来看,“校准时不要慌,看准按下去就行了,就像这样。”他随手按了下校准。

一旁的绅士早想跃跃欲试,原来解码那么简单,绝对不会炸机了!

解码ing
噗呲~炸机了。“这只是个意外。”

继续ing
噗呲~炸机了。“我觉得还可以努力一下。”

奋斗ing
噗呲~炸机了。“呵呵。”
时间推移ing

随着电机的亮光出现,绅士忍不住欢呼:“终于解完了!”

牛仔已经无力吐槽头发被电得翘起来的绅士,他无情向绅士揭露了一个事实:还有4台电机正等着他。

WTF?!这是绅士此刻的想法,话说队友去干什么去了?炸机这么久连监管者的影都见不到。

“走,下一个电机继续。”牛仔拖住生无可恋的绅士向下一个目标前进。

此刻,其他的队友在干嘛呢?

“哈哈哈哈,来玩啊!”这是重新体验到年轻时的城管。

“哦呀~椅子什么的不需要嘛。”这是继承园丁体质的猎人。

“那边还有个箱子,过去翻翻看,话说其他人呢?哥哥好寂寞啊。”这是找不到电机闲逛无事做的美食家。

“哇呀呀呀!!!”这是被遛得冒火的厂长,他发誓一定要送皮到家的城管螺旋上天。

【APH的第五人格】人物介绍

*这只是人物介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姓名:亚瑟•柯克兰
年龄:24
身份:绅士
介绍:出生在大/不/列/颠贵族家庭,从小受到高等教育,看得见精灵。酷爱喝茶,长大后到美/国贩卖茶叶,收养了流浪的阿尔。卖茶叶的生意并不是太好,后因为茶野被窃而破产,欠下大量的金钱。某次听说庄园游戏,奖金为1千万元,与来自各国的人们展开逃生。

姓名:阿尔费雷德•F•琼斯
年龄:19
身份:牛仔
介绍:阿尔从小是个出色的美/国牛仔,父母在他15岁时双亡,后来被亚瑟收养,但18岁想出去闯荡离开绅士。有强烈正义感的青年,听说庄园游戏后,想去揭发这个不合理的事件。

姓名:王耀
年龄:27
身份:城管
介绍:在大街小巷里常见的城管,家里有弟弟妹妹等着照顾,随着时间流逝,弟弟妹妹开始不爱回家,这让本人十分郁闷。虽然只是城管但责任心非常强,经常追着商贩跑满城镇。有着奇怪的口癖。人缘很好,与每个人都能友好相处。深度弟妹控,23岁时被收养的弟弟砍伤后背。对金钱十分执着,在从同事口中得知庄园游戏,向身在俄/罗/斯的好友提出建议并且也想参加获取金钱让弟弟妹妹回家。

姓名:伊万•布拉金斯基
年龄:23
身份:猎人
介绍:生活在寒冷的西/伯/利/亚某个小镇上的猎人,父母在伊万16岁那年离婚,抛弃他和姐姐妹妹远走高飞。作为家里仅有的男性,伊万必须拿起枪开始为家里谋生走进深林打猎。自称万尼亚,有着与外貌不相同的软绵绵的声音,喜欢喝伏特加。21岁时,姐妹不知为何离家出走,为了找到家人,他必须得到一笔金钱。听从来自中/国好友意见与他参加庄园游戏。

【APH的第五人格】Page2

*依旧OOC
*空巢老王需要温暖
*下一章就是游戏中的故事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嘿,你知道最近流传的谣言吗?”同事一脸神秘兮兮的靠过来,“你快低下头听我说。”

城管看着同事一脸兴奋,无奈的顺着他的意思低下头:“说吧,我还要去东区看看有没有小贩阿鲁。”

“最近我孩子老跟我说这件事,说是什么一个庄园搞游戏,赢家可以得1万元!你说这事假不假。”

城管愣了一下,前不久家里的弟弟也和他说了这事,一想到弟弟最近也不回家了头就疼,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吗?

“喂喂,别走神啊,跟你说事呢。”同事不满的在他面前晃了晃了手。
城管反应过来,说道:“我觉得是真的阿鲁,有具体时间和地点吗?”虽然他平时并不相信这些东西。

“你还真信啊,这估计是小孩编出来玩的,1万元怎么可能玩个游戏就轻而易举得到……”同事想继续说下去,但却被远处正走来的上司打断。“晚上回家给你打电话,看你对这事挺感兴趣的。”同事笑着迅速远离上司到另一个地方去了。

城管想到自己一个在俄/罗/斯的好友,他说过需要一笔钱,那位好友的姐姐和妹妹都不见了。自己的弟弟只是不爱回家而已,想到这儿,城管叹了一口气,为什么弟弟不爱回家呢?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?

一脸郁闷的城管回到家,看着空荡荡的房子,虽然已经习惯了但心里还是忍不住难受:大家又没回来呢……

孤零零的吃完晚饭,一个人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看电视,节目还是像往常一样无聊。要是有人能和他说说话就好了,城管突然想到自己以前收养过一个男孩,自己曾经的弟弟,一想到他后背的伤口就隐隐约约的发痛。为什么他要伤害自己呢?可是男孩已经离开了,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叮~”手机响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是同事打来的电话。

“喂,是我,你不是想知道关于庄园的事吗?我从女儿那问来了。”

“嗯,你说吧,我记着呢。”

“参加时间下个月早上7:00,嗯……地点是在XX地,这可是我用零花钱从女儿空中换来的。”

“谢谢了,下次请你吃饭。”记下时间地点,想不到居然在那么远的地方。

“这倒是不用,下次请我喝杯酒就行了。”

“是是,一定。”
“不聊了,我陪女儿写作业去,这学校老师留那么多作业,他咋不自己写呢……”在抱怨声中,同事挂了电话。

城管打开一旁的电脑给好友编写好邮件后发送,这电脑自己当初嫌太贵并没用买下,结果妹妹和弟弟吵着喊买,自己又是个弟妹控,狠着心就给买下了。以前天天坐桌前玩电脑,现在连个人影都见不到。

好友很快发来回信,表示自己想去参加游戏,并希望城管能在月底去机场接他。句尾还有朵小花🌸。

说起这个好友,他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是在大街上。当时晴空万里,城管依旧来赶小贩,却发现一个外国人正在大街上摆摊。

不是普通的蔬菜水果,而是虎头熊皮、鹿肉以及其它叫不上名来的肉,外国人就坐在中间。因为卖的东西稀奇,又是个外国人,自然引起路人围观。

“请让一下谢谢,喂,先生,这里不许摆摊阿鲁。”努力挤开周围的路人站到面前,打量前面的外国人:奶茶色的头发,罕见的紫色瞳孔,大热天带着微长的围巾,人看起来挺高的,五官长的还不错。

外国人一脸好奇的盯着眼前的中国人,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语言上的障碍使两人并不能愉快的交流,城管扶额,用流利的英语问道:“你从哪里来?”

“我来自俄/罗/斯,到中/国做生意。”他站起来,周围人的目光让他不是太舒服。

这个外国人比想象中还要高一点,因为是战斗民族吗?城管看着人高马大的外国人,心里难免压力山大:“这里不能摆摊,能将你的东西收起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外国人并没有为难他,麻利的开始收东西。

城管看他收完东西便转身离开,一只手轻轻的拉住了他,“能和万尼亚做朋友吗?”软绵绵的声音并不能让他忍心拒绝:“我想是没问题的阿鲁。”只是见了一面就要交朋友,外国人真是开放。城管当然不可能说出来。

“我叫王耀。”

“我叫伊万•布拉金斯基。”

这便是他们第一次见面。

“很久没见面,估计他还是老样子,戴着他的围巾,露出无害的微笑。”虽然是这么说,但城管还是很期待下次的见面,毕竟自己已经一个人很久了。
“我要不也参加游戏好了阿鲁。”他自言自语道,“有这么多钱弟弟妹妹肯定会回来的阿鲁!”想到这,城管开开心心的关了电视上楼睡觉。

“可能那个男孩也会回到我的身边。”城管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他有一些激动。“我想告诉他我并没有讨厌他。”虽然伤口真的很疼,但城管知道他一定不是故意的。

“大家快点回来吧,我想你们了阿鲁。”

【APH的第五人格】Page1

*非国设
*可能有CP向(主要味音痴、红色)
*小学生文笔求提意见但不喷QwQ
*第一次写文,十分OO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喂,你怎么也来了?这可不是你这种小屁孩该待的地方。”绅士不满的看向坐在对面正在把玩手枪的牛仔。
牛仔闻声放下枪,看着满脸不爽的绅士,突然想到以前自己烧坏他的货物,生意被搞得一团糟。
“笨蛋,问你呢!”这么久没见,就不当我一回事吗!绅士回想起以前的牛仔总会在自己出海做生意时,每天在港口等着自己回家吃饭。
“本hero为什么不能来呢?”牛仔看着绅士颤抖的眉毛,忍不住笑起来。
“笑什么呢!”绅士终于顾不上礼仪开始疯狂翻白眼。
牛仔看着他,又想到以前他调皮时,绅士翻了个白眼,无奈的摸摸了他头,绅士说:“再这么皮,就让你吃西北风去,笨蛋。”
“你还是老样子,一定也没变,包括你的眉毛还是这么多。”还没等绅士反驳,牛仔继续说道:“别被抓住啊,到时hero是不会救你的哟。”
绅士露出必胜的笑容,他放下手中的手杖,说话都带有满满的自信:“我可是来自大/英/帝/国的人!区区的监管者是抓不住我的。”
但愿如此吧。牛仔是这么想的,他看向坐在不远的监管者,下意识握紧手里的枪。他突然说道:“本hero会保护你的。”
突然说出不符合他性格的话使绅士不解的看着牛仔,明明之前说过不救人,怎么现在又说要保护人?“才…才不要你保护呢!”脸似乎有点热,绅士歪过头没有再去看牛仔。
牛仔没说话,他知道这场游戏不会赢得太轻松,看着周围来自各国不同职业的人:一脸微笑的猎人、带着奇怪口癖的城管以及品尝着美酒的美食家。
他不屑一笑,没有什么事是英雄做不了的,只要自己和绅士能逃出去,其他人的生死并不管他的事。
叮~闹钟突然响起,所有人的心被紧紧提起,牛仔眼前不再是漆黑的大厅,周围的废墟和盘旋在天空的乌鸦提醒他游戏已经开始了。
“绅士先生,请努力活下来吧。”